晓来雾沾衣的糗事:传奇,往往总是在那一瞬间…我小学毕业,上了县里唯一一所中学,那个时候,学校风

2020-10-25 20:45 亚博软件游戏平台

传奇,往往总是在那一瞬间…


我小学毕业,上了县里唯一一所中学,那个时候,学校风气虽说谈不上差,但也实属一般…


因为离家远,我们都是住校生,一个宿舍六个人,我和我从小的死敌康老二在一块,上下铺…


宿舍的哥几个脾气秉性都相仿,相互混的都不错…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溜平房,怎么说呢,反正特别陈旧吧,有个正门,然后在屋子里,每个宿舍右边墙壁上又通了一个门,可以通过这个门直接去另一个宿舍……


那时候我们讨厌,隔壁女宿舍和我们就一门之隔,我们晚上经常欠欠的敲门,晃门,吹口哨,搞得对面女生每晚都会骂我们……


后来有次无意间,晚上我们照例去骚扰对面,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晃门的时候,对面的门竟然没有锁,由于是向里开,晃门的老四没有一点防备,一下子飞进了女宿舍……


里面传来女生一声声低沉的尖叫,我们当时都愣了,有种饿急眼了突然肉包子砸中头的幸福感…


也不知谁起的头,我们几个踩着地上的老四直接闯了进去,由于晚上按时熄灯,女宿也是漆黑一片,只能听到女生的轻微的尖叫和咒骂,骂声中还带点嬉笑……


后来才知道,这是她们故意留的门,青春期的躁动,让我们都对彼此充满着好奇和冲动…


这一次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我们白天同班上课,晚上等老师查完宿舍就都偷偷溜进没锁门的女宿舍…


那时候我们彼此保守,她们都穿戴整齐,我们也不做任何出格的事,黑漆漆的夜里,只是大家聚在一起小声的说说闹闹,享受着白天不能体会到的刺激和乐趣…


后来经过我们多次研究,对面就算划上门的情况下,我们也能轻而易举捅就开…


所谓日久生情,好感总是在无声无息间产生,慢慢的,空气中不再是飘絮着单纯的友谊,它掺杂着荷尔蒙的气息,掺杂着淡淡的情愫…


我们都让老三怎么传授经验,毕竟这厮早早的就和对面的女同学成为了恋人关系,在我们几个单身汉里,算是一个导师…


她女朋友名字四个字,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说过复姓,女孩姓慕容,据说这丫头从小体弱多病,可怜天下父母心,她爸妈为了让孩子好养活些,起名叫“慕容金刚”,当然了这是小名,大名叫“慕容钢铁”…


老三教给我们如何取悦女孩的心,如何用语言打动女孩那坚固的堡垒…


我们虚心学习,哥几个商量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准备发动攻势…


临去前,大家各显神通,打扮的是五花八门,由于早已熄灯,只有一根微弱的烛光,我看不清他们的打扮…


老大拍了拍我的肩膀“晓来啊,要不你还是吹着点曲吧,咱们这第一次集体表白,一是能缓解尴尬,二也能增加情调啊”…


我苦着脸拿出我的珍藏版唢呐“大哥,我就会吹哭七关,还有大出殡啥的,别的我也没学啊”…


大哥眉头紧锁,不停地走来走去的思考,最后一咬牙,沉声道“这有啥?总之得需要音乐调情的,反正她们都听不懂,你轻着点吹,吹哭七关吧”……


我点点头,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了老大一副充满睿智的眼睛……


一切准备就绪,哥几个都准备动身,老三又出幺蛾子,说和对面的“钢铁”白天吵架了,就不过去了,鼓励着我们加油,都凯旋而归”…


看老三苦逼的样子,我们几个暗自偷笑,心说该,让你天天对我们秀恩爱…


我拿着唢呐站在第一位,轻轻晃了晃门,结果对面上了锁,我轻笑一声,口袋拿出小细铁丝,伸进去柔柔一挑,伴随着啪一声,门应声而开…


这一开,打开了噩梦,打开了人生巅峰…


我们几个相继进了屋,还是那么没有一丝光亮,和往常相比,主要是静,太静了,那种如同死水一般的静,没有生气的静…


我们当时肯定,她们知道了我们要来表白,所以都在安静的等待着……


后来才知道,狗屁!老三和钢铁吵架后,钢铁这姑娘为了防止老三晚上去她们宿舍求她,一气之下竟然告诉年纪主任说晚上总有人撬门骚扰……


年级主任寻思这事可不小啊,当即通知了我们班主任,校长…他们把这些女同学安置在别的宿舍,这几个领导早早的就守在她们宿舍守株待兔…


我们当时哪知道这些,我鼓起腮帮子,拿起唢呐,一首哭七关首先打破了宁静……


几个人看我已经进入了状态,像波纹一般四周扩散,寻找着各自要表白的女同学…


我一边走一边吹,声音婉转低沉,刺耳的悲意徐徐而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送走这一屋子人…


在我的悠扬曲子中,哥几个来到各自喜欢女孩的床位下,开始吟吟低语,说着一些让人发麻的情话…


殊不知面对的全是学校领导……


我也来到我的女神床位前,由于太黑,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坐在床上,我当时还纳闷我今天的女神怎么看着有点壮啊,往那一坨跟个大藏獒似的…


过后知道,那是我们校长……


我单膝跪地,甩开杂念,哭七关已经到了高潮部分,我把诸多的情感和言语都寄托在了我的唢呐之中,对着校长就是一顿猛吹滥炸……


我隐约看到,ta的几硫秀发都被我吹飘了起来…


正在我忘情之际,老四最先发现端倪,他发现了他表白的对象是班主任,默默地走过来拽了拽我衣角“老五,你先停下…其实我觉得咱们这么小的年纪不应该谈恋爱的,早恋是一种坏现象,咱们回去吧”……


我当时正在紧要关头,我相信当时我的唢呐状态绝对大师级,别说一屋子,就算一个班我都给他们送走……


我恼怒的停下,甩开他的手“你神经病吧?都这种关头你打退堂鼓?要回去你回去,我马上就到手了”……


“啪”,电灯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刺眼的灯光让我们一时睁不开眼,缓了一会我才抬起头……


我相信,那是我一辈子冲刷不掉的噩梦,我的对面,校长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惊呆了,怀疑是不是在梦中?…


我偷瞄一下后面,老大,老四,老六,都在那低着头笔直的站着……


我咬着嘴唇,默默和他们站成了一排……


然后才发现老二还跪在她女神的床前,低着头完全还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忘我的对教导主任说“其实,茜茜啊,我真的没想到我会第一眼就爱上了你,你宁静的样子,温柔的语调,你嘟嘴的那种可爱,深深的打动着我的肉体与灵魂”…


对面的教导主任是经过大风大浪的男人,但也被康老二这段风骚入骨的话电的不轻,丫铁青着脸,双手握拳身子控制不住的轻微颤抖……


康老二然后猛的抬起头喊道“茜茜,我爱…”…


话没说完,这厮看到教导主任后直接吓得跳了起来…


场面十分尴尬,我们几个低着头想笑又不敢笑…


校长和老师都站在了一块,校长气的浑身直哆嗦,用手点指着我们,咬牙切齿道“你们小小年纪,竟经常跑到女宿舍做如此无耻的事情,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好,好啊,明天大会,你们一二三四五个就穿着这身给我去领奖台站着,我让你们不学好,我让你们不学好”……


校长领着人气冲冲的走了,我们几个蔫头巴脑的回到宿舍,我这才注意到这几个神仙为了今晚都精心打扮了,尤其是老二,还带了个眼罩…


一夜无眠,哥几个唉声叹气,言语已经无法抚平我们自身受伤的心灵了,大家都在为明天的批 斗大会发愁……


第二天,全年级组师生大会,我拿着唢呐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往下望去不由得一片晕眩,上千名师生都在注视着我,我双腿发抖,不由得有些尿意…


应校长要求,我们必须是要从新来一遍的,我站在右边,拿起唢呐对着前面的话筒,暗骂一句草泥姥姥,然后滋啦开始吹“哭七关”…


那哥几个一听音乐起,然后都从教务室往领奖台走,不知道的还以为要举行什么盛大仪式…


从我声音开始时,下面的人就开始笑,我那哥几个一出场,师生都笑疯了…


我目视前方,根本不敢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然后等他们走的近了,我回眸一瞟…


就老大穿衣打扮还算正常,老四大非主流子,浑身上下全是那种白圈,一走路叮铃叮铃直响…


老六发型独特,一看就是精心刻意打扮了一番,满脑子头发都根根倒立着…


老二在最后,看到他我才知道大家爆笑的原因…


老二手拿个棍子,穿着大裤衩,老大的草帽子丫背在了身后,一条破布戳了俩窟窿系在了眼睛上,一头稀疏的头发全包在了红帽子里…


这远看近看就是红毛神龟…


想象着老二这幅模样对教导主任一通表白,我赶紧扭过头强忍着憋着笑,以至于唢呐声也开始跑调和刺耳……


旁边的校长本来是要发表长篇大论的,一看到康老二这神龟模样也尽量把笑意往下压,也难为他老人家了,憋的脸都快紫了…


校长调整了下身子,深吸好几口气,然后望着下面轰隆隆的笑声,双手做往下压的动作,开口道“同学们静静…噗…啊,今天站在台上的这几位…噗…恩,噗,是需要处分的,他们……噗哈哈哈哈”……


校长本来是想点指我们几个,结果到康老二那实在憋不住了,对着话筒不顾形象的开始开怀大笑,他一带动,我们几个也都憋不住了,笑声以光速传染,连带着所有人都开始放声大笑…


那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听到的最大的笑声,震得双耳轰隆隆直响…


一场批斗会以全年级组的笑声草草收场,还好我们几个最后被全体记大过一次…


那以后,我们几个再学校风头一时无两,康老二形象太深入人心,导致许多小姑娘都慕名而来…他所追的女神到最后每天都像个带刺的小刺猬一样保护着他不被别人所夺走……


而我也被大家传神,纵观学校各种黑历史,我他 妈是第一个敢对着校长吹哭七关的男人…

相关推荐: